常见问题

原创围攻黄百韬,陶勇一口气抓4000多俘虏,大战之后兵力逆增

点击量:188   时间:2020-07-05 05:59

原标题:围攻黄百韬,陶勇一口气抓4000多俘虏,大战之后兵力逆增

作者:莫孤烟

1948年11月13日,华东野战军对蒋军第7兵团的围攻已经进走到第三天,整个碾庄圩被打得翻了天,战斗之血腥残酷,对交战两边来说都是前所未闻。

正在指挥所指挥作战的华野4纵司令员陶勇此时接到了华野代司令员粟裕的电话。

【淮海战役中的粟裕】

“陶勇啊,4纵伤亡情况怎么样?”

“部队情感高涨,打得勇猛坚强,拿下碾庄圩不走题目。”

陶勇顾旁边而言他的回应,让粟裕很不悦,他用生硬的口气重复道:“伤亡!吾是问伤亡!”

“不到2000人吧,不算主要。”陶勇的回应有些吞吐其词。

“你骗鬼!如实通知!”粟裕起火了。

陶勇情感沉重地回应:“伤亡实在很主要,现在统计的数字是4300多人。”

粟裕不再问了,情感也变得沉重首来。

4纵的前身,就是红军闽浙军区挺进师,是当初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兵败怀玉山后留下的火栽,是粟裕一手带出来的部队。粟裕曾在分歧的场相符多次说过,4纵(23军)是值得信任的部队。

打开全文

【华野官兵向敌人阵地发首冲击】

战斗遇到的难得,远重大于战前的展望。敌军兵团司令黄百韬实在是一员不走幼视的悍将,在无险可守的大平原上,指挥4个残缺不缺的军,倚赖几十个乡下的野战工事,愣是顶住了华野6个纵队上风兵力的围攻。

激战三天后,华野攻占了20多个乡下,消逝了蒋军第44军、第100军大部,第64军、第25军各一部,但支付的代价着实太大了。

各纵伤亡数字不息报来,尽管报的数字有不少“潜在”,但就是这潜在了的数字,也足以把粟裕的心抽得紧紧的。副参谋长张震接到通知:“100米宽的正面就架了20多挺重机枪,子弹像泼豆子相通……”

原本展望,吾军只必要用最特长的穿插分割战术猛打猛冲几下,敌人就会垮失踪,最多三到五天解决战斗。现在望来,现象推想得过于笑不益看了,必须立即调整战术。义务要完善,伤亡也必定要减下来。再云云打下往,不是手段。

【粟裕、张震、陈士榘钻研作战方案】

11月13日这镇日,在邳县土山镇华野前指指挥部,粟裕与华野参谋长陈士榘、副参谋长张震主要地谋划着下一步的打法。

“吾们从活动中仓促转为乡下攻坚战,从上到下钻研不足,战法异国随着战斗形式的转折而转折,吃亏是必然的。”

“黄百韬兵团守碾庄后,有李弥兵团的原工事为依托,形成了环形工事。加上敌人空中袒护,背水一战,必然坚强,吾们对此也异国足够推想。轻敌,也是受挫的因为之一。”

“求战心切,求胜心切,兵士们打得坚强,在这栽情况下,不及失踪臂伤亡蛮干了。”

“立即齐集主攻纵队领导开会,钻研改袭击坚战法。”

是日晚,担任主攻集团的4纵、6纵、8纵、9纵、13纵和特栽兵纵队首长荟萃土山镇指挥所。

粟裕开宗明义:

“黄百韬被吾圈在了褊狭的地域内,作困兽斗。从这几天的情况望,挺进缓慢。毛主席发急,吾和行家相通发急。但是,吾们必须仔细总结经验哺育,调整安放,转折战术,才有万无一失的能够。”

会议不息开到后子夜才终结,决定采取“先打弱敌,后打强敌,攻其首脑,乱其安放”的战法,足够发扬吾军善于近战夜战的上风,行使夜色袒护,将交通壕挖到敌前沿阵地,大胆插入各乡下之间,逐点掠夺,逐个消逝。

另表,为强化各尖刀部队的突击强度,华野决定将特纵及各纵重型火炮80门荟萃编成3个炮兵群,直接配属第一线,辛勤支援攻歼黄兵团。

【淮海战役中的吾军炮兵】

在黄百韬兵团现在剩下的4个军里(63军已在窑湾被1纵消逝),南面的第44军和西面的第100军属于川军,装备最差,士气最矮,是公认的弱敌。粟裕决定从这两个倾向突破,直插纵深,把敌军的防御阵地割裂开来,然后再围歼黄百韬兵团部和战斗力较强的第25军、第64军。云云做,十足相符“先打弱敌,后打强敌”的计划。

从11月15日早晨最先,各纵队便遵命调整后的安放,调整兵力,常见问题布局火力,并加紧了阵前近迫作业,向敌前沿阵地延迟交通壕、堑壕。

碾庄圩的夜空中,久违的玉环,此时徐徐升首来了。

从北向南抨击的4纵面对的是敌军中最强的第25军和第64军。25军是黄百韬首家的老部队,在山东、豫东等多个战场与吾军多次交手,互有胜负,是内战爆发以来蒋军中幼批几个异国吃过大亏的部队之一。64军是广东粤军,装备卓异,而且是黄兵团中建制最为完善的,也是黄百韬最为倚重的主力军。

粟裕清新4纵义务艰巨,啃的是最硬的骨头,专门为4纵强化了炮兵支援,给他们配属了山东兵团炮团1营两个连美制榴弹炮8门、3营3个连野炮9门、炮3团的1个连野炮3门,加上4纵山炮营山炮8门,编为第三炮兵群,支援4纵主攻师向碾庄圩西半部突击。

【淮海战场吾军炮兵阵地】

仗打了几年,华野炮兵的技战术程度有了极大升迁,他们把各炮兵群以榴炮编为远战炮兵幼群,担负约束敌炮和对敌纵深现在标射击的义务;以野炮和山炮编为近战炮兵幼群,负责损坏敌前沿主要火力点和地堡,直接支援步兵冲击。

在炮兵的有力支援下,4纵官兵通过一昼夜激战,占有了秦家楼等3个据点,消逝守敌第25军1个团大部。后又通过8个幼时逐堡逐屋的强烈掠夺,攻占大兴庄,息灭守军第64军1个团。

大兴庄战斗终结后,陶勇带领司令部人员赶到大兴庄,和参加战斗的干部兵士总结乡下攻坚战的经验。

陶勇清新,对本身所带的这支以善打迅速活动、迅猛突击活动战著称的部队来说,从活动战中猛然转入乡下攻坚战,实在是新的课题。新型攻坚、爆破这些课现在,也是新近才学的啊。

搏斗年代,没时间搞更多的繁文缛节,干部、兵士围在他们的司令员周遭,兴高采烈地讲述着每一场战斗的过程。

【华野官兵在钻研战法】

听了官兵的话后,陶勇指出:“攻坚战斗必须做益足够准备。主要是用近迫作业挨近敌人,用六○炮、迫击炮、炸药包损坏敌人的窒碍物;机枪必须分配详细扫射现在标;纵队炮兵薄暮进入阵地,进走半幼时的损坏射击;各分队之间协同,荟萃兵力、火力,不息抨击逐点消逝敌人。”

行为一个纵队级指挥员,对战斗的每一个环节,每一个细节都能了然于胸。在云云的指挥员指挥下打仗,兵士们坦然。

接下来的战斗照样相等残酷,两边均杀红了眼,每一个乡下都处在逆复掠夺中。在大牙庄战斗中,第12师先头部队突击排以全排大部伤亡的代价率先突破前沿,不息打退了几倍于本身的敌人的疯狂逆扑,排长李公然在白刃搏斗中一连拼物化15个敌人,身负7处重伤,至物化不退却,巩固了突破口,保障了后续部队及时投入战斗,全歼守敌3000余人。

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,陶勇想得更多的是,多点伶俐,多点技巧,缩短伤亡,多抓俘虏。

如何扫清碾庄圩北面敌人的残余据点,全歼敌第25军残部?在纵队党委会议上,陶勇挑出了一个颇为稀奇的方案——先肃清其异域下的残敌,把中央阵地尤家湖的敌人留作本纵的“补充旅”。为什么要云云做呢?陶勇注释说:

“据守尤家湖之敌人数最多,但处于孤立地位,既异国退路,也异国援军,粮食、弹药都很匮乏。在吾军重兵围困和火力邃密封锁下战斗力必然大大降落。吾们乘胜利之余威取之较易,俘获必多。”

【陶勇(1912—1967)】

最后现在标就是多抓俘虏,益补充吾军的伤亡消耗。

纵队政委郭化若最先声援这一方案:“益饭先放一放,冷一冷再吃。吊吊彼此的胃口也益嘛!有有趣,有有趣!”

“就这么办!”行家多口一词。

防守尤家湖的是25军第40师残部,已经不到5000人了。这可是第25军末了的根脉,有一股困兽犹斗的劲头。

尤家湖的方圆有高达2米的防水堤圩,村表又有很宽的壕沟,地形坦荡。庄子方圆,蒋军筑首了8个大幼不等的自力撑持点,以集团堡群为主干,别离驻守着1个强化排到1个营的兵力行为前沿阵地。在村内的主阵地上修建了高矮3层、能相互协调的明黑碉堡群。

11月21日薄暮,围歼据守尤家湖之敌的战斗打响了,各级首长亲临前沿指挥作战,华野首长调来3辆坦克支援。

大炮轰鸣,坦克袒护,4纵11师以风卷残云之势最先突入尤家湖。仗打得舒坦淋漓,仅用3个幼时,25军全军覆没。

【被俘的蒋军】

4纵一口气抓了4000多个俘虏,这些俘虏通过哺育大无数加入了吾军的走列中。4纵通过这场凶战,人数非但异国缩短,逆而增进了。

陶勇的绝妙计划成功了。


壕溶展览服务有限公司